首位冬奥会冠军杨扬反兴奋剂要让“背后的人受处罚”

2017年11月,杨扬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 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五六七八九”——在我国经济发展中,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2019年第二届全国青运会,杨扬曾受邀前往举办地山西,了解中国反兴奋剂工作如何与赛事相结合。“我当运动员时,反兴奋剂工作经常陪伴我们。但换个角度,感受还是不一样的。”杨扬说。从赛会反兴奋剂办公室下单子,到运动员尿检,再到专人把尿样从太原送到北京,杨扬把整个流程跟了一遍。

“除了零容忍,仲文局长当时还提出一个零出现,这体现了我们国家的力度。”杨扬称“零出现”反映了中国在反兴奋剂工作方面的责任和承诺,这个力度是非常大的,一旁陪同开会的她也感到很兴奋,“当时从班卡主席、总干事尼格利的反应能看出来,他们很有信心。一个国家对反兴奋剂工作这么重视,对WADA来说是最好的支持。我们不但有态度,同时还有行动。”

主编 | 陈剑祥 汪洁

另一种方式为,“选择第三方服务公司,该公司提供竞赛7天的住宿、餐饮、保险等一整套服务,所需费用2400元/人,直接缴给服务公司。”选手可二选一。

曾因“零收费”问题缺席全国性竞赛名单

但在该通知的第二条,则提到选手食宿费用,为选手提供两种选择方式。一种是“选手自己选择酒店,自己解决餐饮,自办保险,赛前到指定地点报到,并出示相关证明,不符合要求者不能注册。证明包括:活动期间选手个人保险单、酒店住宿订单等。”

今日(1月21日),杜子德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信息学联赛恢复后,CSP认证将继续举办,二者互不影响。

“这些年国际奥委会、国际体育组织,包括我们北京冬奥会也一直强调要以运动员为中心。反兴奋剂工作也一样,要保护干净的运动员,要把他们的权益放在第一位。”杨扬称,由她和班卡主抓世界反兴奋剂工作,也体现了把运动员放在第一位的宗旨。

2018年9月,教育部开始对各类竞赛活动进行规范,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需进行申报、审核。教育部要求,申报单位要提交一份“举办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承诺书”,须承诺“不向学生、学校收取成本费、工本费、活动费、报名费、食宿费和其他各种名目的费用,做到‘零收费’”。

虽然《使命召唤》官方并未解释这则视频的意义,但非常有可能玩家将会在《使命召唤:现代战争》中再次见到幽灵并游玩地图“Rust”,敬请期待。

对于公众普遍关心的收费问题,杜子德表示,此后信息学奥赛收费方式仍将履行此前承诺:“参赛费零元”,即参加竞赛的选手无须缴纳参赛费,但参赛人员的餐饮费、住宿费、交通费、意外伤害保险费、社会活动费以及其他必要的费用需要由参赛者承担。

事实上,2019年1月,信息学奥赛就曾缺席教育部公示的2019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并因此引起舆论关注。

反兴奋剂知识成必考题

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看来,上述“某种原因”就是经费问题。正如CCF此前曾经表态时所称“没有经费支持是不可能举办任何竞赛的。”

桃园市劳动局长陈静航坦言,近期,部分饭店餐厅受到疫情影响,春酒退订状况严峻,有业者一口气被退订4百多桌。(中国台湾网 全志强)

从引导民营企业深化改革、支持民营企业加强创新、鼓励民营企业转型升级优化重组、完善民营企业参与国家重大战略实施机制,到引导民营企业聚精会神办实业、推动民营企业守法合规经营、推动民营企业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引导民营企业家健康成长,《意见》推出一揽子导向性意见和指导性举措,为民营企业改革发展指明着力方向和实践路径。

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没有变!我们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没有变!我们致力于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和提供更多机会的方针政策没有变!”

而关于费用的收取理由,公告中也有说明:为满足有关方面的要求,学会已向全社会承诺,在NOI竞赛举办期间不收竞赛费,但参赛人员的餐饮费、住宿费、交通费、意外伤害保险费、社会活动费以及其他必要的费用需要由参赛者承担。“本着‘受益者付费’的原则,向参赛学生收取这部分费用是合理的,也是必要的。”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2019年11月,第5届世界反兴奋剂大会在波兰召开,两位“前运动员”班卡和杨扬当选WADA主席、副主席。在杨扬看来,她和班卡的当选让WADA以“运动员为中心”的血液基因更强。

暂停一周后,2019年8月23日,CCF推出了“CSP非专业级别能力认证”,在校生可参加。并强调“CSP认证不纳入行政轨道,不建议将CSP成绩作为职业晋升和升学的唯一依据,不建议以功利的心态参加CSP认证。”

总书记的讲话让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为新时代民营经济的繁荣发展,注入强大的信心和动力。

“既然有可能得到资助,那就恢复吧。”今日(1月21日),杜子德对新京报记者说。

今日,中国首位冬奥会冠军杨扬正式就任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以下简称WADA)副主席,这是首次有中国人进入该机构最高领导层。日前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杨扬称WADA把运动员放在第一位,工作上将向预防、教育、保护的角色转变,不能让运动员第一次知道反兴奋剂就是因为被查。同时,杨扬建议加大力度警示、处罚、教育那些违规运动员身边的随同人员,这将是把反兴奋剂工作带到更高水准的重要一步。

从被提名为WADA副主席起,杨扬抓住一切时间学习反兴奋剂等相关知识。在波兰参加反兴奋剂大会期间,杨扬顾不上倒时差,连夜研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5年10月通过的《反对在体育运动中使用兴奋剂国际公约》,这一公约是世界各国政府第一次同意在反兴奋剂问题上运用国际法力量。

民营经济是我国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经济发展能够创造中国奇迹,民营经济功不可没!

参与俄兴奋剂事件调查

近日公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进一步在优化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完善精准有效的政策环境、健全平等保护的法治环境等方面作出具体安排。

但2019年2月,信息学奥赛又回归到教育部公布的2019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中。教育部发布的公告显示,“主办单位自主申报并作出‘零收费’等方面承诺。”

NOIP全称为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是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的一部分。除NOIP外,NOI还包括冬令营、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IOI等。

“心无旁骛创新创造,踏踏实实办好企业。”遵循习近平总书记的殷切嘱托,民营经济一定能开创更加美好的明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班卡目前担任波兰体育和旅游部长,从政前曾是一名400米短跑运动员,参加过田径世锦赛。杨扬的体育背景更浓,她是中国第一位冬奥会金牌得主,职业生涯拿到过59个世界冠军。

而信息学奥赛并未参与申报。当时,信息学奥赛主办方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杜子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举办夏令营、竞赛活动等存在成本,而学会并没有经费覆盖成本,因此“零收费”就等于扼杀了竞赛。

过去这些年,中国反兴奋剂工作进步很快,在反兴奋剂教育标准化上有一些非常好的做法。目前,中国已将反兴奋剂考试作为运动员全国比赛资格的一部分,考试不通过就不能参赛。去年二青会,就有两名运动员因反兴奋剂知识考试没过,失去了参赛资格。

国家税务总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包括民营企业和个体经济在内的民营经济纳税人新增减税9644亿元,占新增减税总额的64%。特别是在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政策中,民营经济享受新增减税1619亿元,占比为88.61%。

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杜子德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目前有关方面的资助“还没有完全落实”,所以对资助方暂不予公开,但可能性极大,恢复NOIP没有太大问题。

“我当时提出服用违禁药物尽管是欺骗者,但他(她)本身也是受害者。周边的人没给他提供很好的教育,有时甚至是协助、胁迫他(她)用药,但最后受处罚的只有运动员。”杨扬称,很多国家尚未把兴奋剂立法,这让他们很难去调查违禁运动员周边甚至背后的人,“我一直呼吁要让这些背后的人受到处罚,这样才能真正杜绝兴奋剂的发生。这次巴赫主席在大会发言时也强调了这一部分,对我来说是特别大的鼓励。”

在社会公益方面,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而NOI即为人们熟知的“信息学奥赛“,是“五大学科竞赛”之一,此前,信息学奥赛的结果被部分学校拿来作为自主招生的录取指标之一。据其官网介绍,该竞赛自1984年开始举办,是国内包括港澳在内的省级代表队最高水平的大赛。

一年来,各项举措渐次落地,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感受到“自己人”的安全感和获得感。

随后,信息学奥赛主办方CCF通过官网将其向全社会所做的承诺公开,其中关于收费问题的承诺表述为“竞赛时,本学会不向学生及所在学校收取任何竞赛费用。”

“反兴奋剂工作首先要立足中国本身,这些年来我们发挥举国体制优势,在这些方面力度很大,跟国际组织的配合度也很高,国际组织对我们也有了更多信任。”杨扬介绍,这些年中国举办过世界反兴奋剂论坛,也在积极帮助周边国家,但要想去发挥更大的力量,需要有更多中国人进入WADA决策层,这样才能把中国的资源更好地跟国际对接。

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强调了民营企业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在总书记看来,民营经济是“推动我国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是创业就业的主要领域、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政府职能转变、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国际市场开拓等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对反兴奋剂工作的重视还体现在积极主动参与国际反兴奋剂工作。目前,除了杨扬担任WADA副主席,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还担任WADA理事会理事,跳水奥运冠军李娜则是WADA运动员委员会委员。

大规模减税降费,让民营经济得到了“真金白银”般的实惠,增强了发展后劲。前三季度,新设立民营企业超过500万户,增速接近10%。

“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

面对困难挑战,习近平鼓励民营企业要看到有利条件,增强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必胜信心。一年前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六方面举措: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完善政策执行方式、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等,深刻体现了党中央对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视、关心和支持。

“我们强调公平、公正的价值观,希望运动员接受这样的价值观教育,不做欺骗者,这是我未来特别希望加大投入的。”杨扬称,这些工作会占用WADA很多资源,但他们必须去做,“当然,我们也要保证科技进步,有能力去抓到那些欺骗者。巴赫主席这次也表示支持一些国家实验室留存尿样延长到10年,给那些欺骗者以警示,现在你可能侥幸逃过了,但10年以后相信科技的进步能把你查出来。最后让那些干净的运动员更加有信心,这是最重要的。”

一组数字生动体现了民营经济的重要地位:

2019年9月26日,WADA候任主席班卡和杨扬一同访问了中国反兴奋剂中心,这是WADA最高层管理团队首次集体访问。

2019年5月,杨扬被提名WADA副主席,这不是她第一次接触反兴奋剂工作。2003年到2011年,杨扬曾担任WADA运动员委员会委员。此外,她还曾以国际奥委会道德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参与俄罗斯兴奋剂事件调查。

全国工商联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在全国“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中,已有8.81万家民营企业对10.27万个村进行帮扶(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村5.88万个),共惠及1163万贫困人口。

谈及今后的工作方向,杨扬称WADA将更多地向预防、教育、保护运动员的角色转变,而不单单是规则、制度的制定者。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使命召唤16:现代战争专区

对于欺骗者,今后的处罚范围会更大。去年世界反兴奋剂大会,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谈到将加大对随同人员的处罚。这一点,杨扬第一年任职WADA运动员委员会时也曾提到过。

习近平总书记十分重视和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明确指出“要不断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变压力为动力,让民营经济创新源泉充分涌流,让民营经济创造活力充分迸发”。

新京报记者 冯琪 编辑 方怡君 校对 张彦君

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WADA在国际体育组织里比较新,只有20年历史,这几年不断遇到新问题和新挑战。”杨扬介绍,WADA这些年管理机制和管理能力不断提升,尤其在通过俄罗斯兴奋剂事件后,面对困难和挑战的能力越来越强。

“一到二十八”——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我国民营企业由2010年的1家增加到2018年的28家。

2018年10月24日,习近平在广东考察时来到广州明珞汽车装备有限公司,同在场的中小民营企业负责人亲切交谈,肯定他们在自主创新方面取得的成就。他表示,党中央高度重视并一直在想办法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使我国经济全面发展、科学发展、高质量发展。我们大力提倡创新创造创业,既离不开中小企业,也给中小企业发展提供了更多机会和更大空间。习近平希望广大中小企业聚焦主业,加强自主创新,通过自身努力不断取得新的业绩,让企业兴旺发达,为我们祖国强大和人民幸福作出更大贡献。

一年多来,习近平多次在不同场合谈到民营经济,鼓励民营企业提高经营能力、管理水平,拓展国际视野,增强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形成更多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中,我国民营经济只能壮大、不能弱化,不仅不能‘离场’,而且要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习近平总书记的铿锵话语,为民营企业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WADA的工作人员一半来自政府,因为很多工作都涉及法律层面,一部分工作人员有律师背景。”杨扬称,尽管不可能在每个领域都成为专家,但这份工作要求她必须对反兴奋剂领域的内容有全面了解,这个了解有药品、科研等层面,也有工作机制等层面,对她而言都是很新的领域。

一系列实实在在的举措,为民营企业改革创新、加快高质量发展提供了保障和动力。

民营企业是我国改革创新的重要力量,切实练好“内功”,走好守法经营的正道,民营企业才能不断做大做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同时,CCF称,自身为非营利(NPO)机构,无任何国家财政拨款。必须自筹经费以支持这一活动的正常开展。

1 2 3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强基计划对信息学奥赛是利好,能够让NOI回归其本质和属性,让希望通过参加NOI而获得捷径上大学者远离NOI”,杜子德称,NOI从来就不是上大学的预科班,而是针对学有余力而有兴趣的中学生课外的计算机科学活动,关于这一点,不管外界有多少干扰,CCF都不会改变。

监制 | 王姗姗 张鸥

“这些年虽然没有在WADA里面,但每年他们都会到国际奥委会做一些报告,相关的事情我都关注着。”2019年9月,WADA在日本召开理事会,作为候任副主席的杨扬前往参会,“WADA跟国际奥委会和其他纯体育国际组织有很大区别,它一半来自政府代表,一半来自体育代表。”在日本那几天,杨扬对WADA工作有了初步了解。

NOI2019“参赛费0元”,但存在食宿费用

此外,对于日前教育部公布的2020年起原有高校自主招生方式不再使用、推出“强基计划”,杜子德表示,联赛的恢复与这一消息无关,在这之前已有恢复计划。

干净选手的权益放首位

杨扬称,班卡很重视中国的声音,竞选时先后几次来到中国。在日本参加完WADA理事会后,班卡、杨扬和总干事尼格利一同造访北京。除了参观访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他们一行还分别与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副局长李颖川会面。

杨扬:反兴奋剂要让“背后的人受处罚”

NOI2019于2019年7月14-20日在广州举行。2019年6月,NOI官网发布NOI2019的报名通知,第一条即明确:“参赛费0元”,即参加竞赛的选手无须缴纳参赛费。

曾因“某种原因”暂停竞赛,推出“CSP认证”

杨扬称运动员必须了解反兴奋剂知识,这是WADA接下来的重要工作,“我们很重视反兴奋剂的教育工作,不能说运动员第一次了解反兴奋剂,是因为被查了才了解。WADA有很好的教育内容,现在需要推广出去。”

退役这些年,杨扬先后在国际奥委会、国际滑联等国际组织任职,更多是偏体育,工作内容和接触的人也都很熟悉。相比那些纯体育的国际组织,WADA的复杂性显然更高,杨扬直言还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今日正式上任,接受新京报专访时称今后将加大反兴奋剂教育工作

近来,一些民营企业在经营发展中遇到不少困难和问题,有的民营企业家形容为遇到了“三座大山”: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