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卫二地表喷泉或为陨坑撞击副产物非来自底层深海

在木星的多个卫星中,木卫二(Europa)是一个相当独特的存在。尽管其表层被冰冷的海洋外壳包裹着,但却有着喷向太空的水蒸气。 在近日发表在《地球物理研究快报》上的一项新研究中,科学家们对这些羽流的产生机制展开了模拟研究,结果有了让人感到相当惊讶的新发现。

塔拉斯同时指出,不幸的是,2020年对气候而言又是非同寻常的一年。他表示:“我们看到陆地、海洋,甚至是北极都出现了新的极端温度。野火吞噬了澳大利亚、西伯利亚、美国西海岸和南美的大片地区,烟羽弥散全球。我们看到大西洋上飓风数量创纪录,其中11月中美洲史无前例的出现了连续的4级飓风。非洲和东南亚部分地区的洪灾导致大量人口流离失所,数百万人陷入粮食不安全境地。”

然而美国宇航局、亚利桑那州立 / 德克萨斯州立 / 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们,却在新研究中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其认为,其中一些羽流,或来自于较浅的湖泊。

同时研究人员还可估算出海洋和冰层的咸度,计算称木卫二海洋可能只有地球上 1/5 的盐分。有关这项研究的详情,还请翻阅近日发表的《 地球物理研究快报 》。

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塔拉斯表示,2020年全球平均气温将比工业化前(1850-1900年)水平高出约1.2摄氏度。2024年前短暂高出1.5摄氏度的可能性至少为五分之一。塔拉斯说:“今年是《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签署五周年,欢迎各国政府做出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所有承诺。我们目前尚未走上正轨,还需要更多努力。”

转机发生在 2012 年,那时哈勃幸运地捕捉到了从木卫二南极喷涌而出的水蒸气羽流。然后在 2016 / 2018 年的后续研究中,科学家们又收集了进一步的证据。

其中一个目标点位,是宽度达到 18 英里(29 公里)的 Manannán 陨坑。其具有蜘蛛状的特征,暗示其历史上可能是冒出羽流的地方。

报告显示,极端高温、野火和洪水等高影响事件以及创纪录的大西洋飓风季影响数百万人,加剧了新冠肺炎疫情对人类健康、安全以及经济稳定的威胁。尽管各国针对新冠肺炎疫情采取了封锁措施,但大气中温室气体浓度仍在持续上升。鉴于二氧化碳在大气中存留时间较长,地球在未来几代人的时间里将进一步变暖。

目前学界的普遍共识是,羽流从木卫二的海底涌出,其中可能携带了矿物质和其它重要的生命线索,然后散布到了太空和整个木卫二的冰冷表面。

研究一作 Gregor Steinbrügge 表示:“我们提出了一种地下水可横向移动的重要观点,其并非受到重力的影响而向下移动,而是在温度梯度的影响下从较冷处向较暖处移动”。

最后,尽管“卤水袋”迁移理论无法让我们瞬间加深对木卫二海洋的理解,但研究合著者 Joana Voigt 指出 —— 这项发现表明,木卫二冰壳本身也是相当活跃的。

问题在于,任何生命的迹象,都被埋藏在了固体冰厚度 10~15 英里(约 16~24 公里)的地下海洋之中。

研究团队从伽利略号探测器在 1990 年代末 ~ 2000 年代初观测到的木卫二图像开始着手,然后尝试通过建模来解释造成羽流的潜在原因。

塔拉斯还指出,创纪录的温暖年份通常与强厄尔尼诺现象同时发生,2016年就是如此。我们现在正在经历拉尼娜现象,它对全球气温有降温作用,但还不足以遏制今年的高温。尽管目前有拉尼娜条件,但今年已经出现了接近历史纪录的高温,与之前2016年记录相当。

此外研究团队补充道,这些小湖泊可从较冷的地方向较温暖的地方横穿冰层,最终这股水可汇聚到陨坑的中心位置。

《2020年全球气候状况》临时报告基于今年1月至10月的气温数据,最终报告将于2021年3月发表。报告汇集数十个国际组织和专家的努力。(总台记者 张婧昊)

据悉,木卫二拥有丰富的水和能源,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在太阳系内第二有希望发现外星生命的地方。

根据最新报告,2020年海洋热量处在创纪录水平,全球80%以上的海洋均在某些时段经历了海洋热浪,对已因吸收二氧化碳而遭受更多酸性水域的海洋生态系统产生广泛影响。

计算机模拟表明,形成陨坑的撞击事件,可能会将该路径上的大量冰块给融化。而在 Manannán 中心冷却下来之前,它会保持一段时间的相对温暖,卤水也会零散地留在它的表面。

随着时间的流逝,湖泊中央也开始结冰,对剩余的水造成了较大的压力,直到其冲破束缚,最终形成了高度超过 1 英里的羽流。